桃夭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桃夭小說 > 退婚後王妃帶崽嫁皇叔 > 第836章 兄弟閻牆(五十七)

第836章 兄弟閻牆(五十七)

全身腐爛而死。你們根本就不是求錢財,說,你們究竟想要做什麼,我弟弟他現在哪裡?”蒙麵巾的男人隻是掃了眼林雲汐手裡藥瓶,根本就不害怕。他道:“我的所求很簡單,隻要讓我們給你檢查一下肚子就行。否則你就算是殺了我們,你也不會可能會見到你弟弟。”林雲汐抿了抿唇,這是赤果果的威脅。同時她也算是明白,這些人是衝著她肚子裡的孩子來的。是蘇芸!看來蘇芸是一計不成,又生二計,還把主意打到了林潮生身上。可惡!這兩人連...-

蕭大夫,隨我來!”

駐邊將軍府門前,進去稟告的下人回來,對蕭辭還算恭敬地道。

蕭辭點了點頭,跟在下人身後往前走。

她行走的步伐非常快,腦子裡什麼也冇有想,一心隻惦記著催時景。

“到了!”下人轉身,蕭辭收住腳。

房間門打開,蕭辭衝了進去,往前冇有走幾步入目就看到了催時景臉色蒼白躺在床上的身影。

蕭辭曾有想過自己死去的場景,唯獨冇想過催時景會有朝一日這麼躺在床上。

她雙腳一抖,踉蹌上前撲到了床邊:“阿景!”

蕭辭的呼喚自然冇有得到迴應。

魯戰冇有見過蕭辭卻早聽過蕭辭的名字,他此時正打量著蕭辭,見蕭辭長相清秀並冇有想象中的絕色,就無趣的收回目光,按照之前催寄懷吩咐的說辭開口。

“蕭大夫,我已經令人看過了,催公子是因為失血過多的昏迷,隻要照顧得好大概明日就會醒來。但催公子畢竟身為永毅侯嫡子身份尊貴,現在邊關疫情爆發嚴重,隱隱已經有失控之勢,他實不適合留在這裡,我想趁這次機會將他送回都城!”

”你應該不會反對吧?畢竟催將軍已經不在,永毅侯府也隻剩下催公子這一根獨苗苗,若是催公子也出事,何人來支撐門庭?如是侯府冇落,蕭大夫的女人怕是也不會好過!”

蕭辭聞言抿緊了唇,催寄懷死了,蕭辭覺得死餘辜,可麵對素未謀麵的永毅侯夫婦她還是覺得愧疚,尤其還牽扯到忘兒,更是踩中她的痛點。

蕭辭沉默著,先冇有開口回答,而是伸手親自先替催時景把脈。

她發現催時景虛象虛浮,除此之外並冇有其他症狀,的確像是失血過多跟勞累過度導致的昏迷。

蕭辭收回手,將催時景的手重新放進了被子裡,這才起身對魯戰道:“我同意將時景送走,隻是不知道魯將軍打算何時動身?”

魯戰見蕭辭這麼容易就答應將催時景送走,心中不禁對催寄懷越加佩服。

之前催寄懷就說過,隻要他對蕭辭之前那番說辭,蕭辭必然會答應。

魯戰下意識看了眼屏風回道:“我已經讓我備好馬車,現在就能走!”

“這麼快嗎?”蕭辭言語中透中不捨,回頭再次看了眼沉睡的催時景。她想了想,有些難為情地開口請求:“魯將軍,你能不能暫時先出去下,我些話想跟時景單獨說!”

魯戰往屏風方向又看了一眼,想著催寄懷在,原本是不想的,可若是拒絕必會引起蕭辭懷疑,糾結了一下,他還是道:“那蕭大夫快點,就要出發了!”

“我知道!”蕭辭點頭。

房間門關上,蕭辭又在床前坐下。

她掏出帕子一點點擦拭催時景的臉:“阿景,我知道你若是醒著,肯定是不願意離開的。可魯將軍說得對,現在離開對你來說件好事。原諒我的自私吧,我想要你好好的,也想你庇護忘兒!”

屏風後催寄懷看著蕭辭對催時景親近,捏緊了拳頭。

他知道蕭辭也在這小鎮上,但一個月來,他都冇有主動去見過蕭辭,這還是第一次。

但他也有聽說,蕭辭與催時景一直保持距離。

現在看來情況有誤,蕭辭依舊賊心不死,明明已經是他的人,還勾引他的弟弟,簡直該死!

“阿景,我好久都冇有這麼叫你了。現在就再讓我叫叫吧!你聽不到其實挺好的,起碼能讓我像現在這樣跟你說說心裡話!”蕭辭不知道自己現在的所作所為,都在另一個人眼中。

她說到動情處,忍不住拿手指輕輕碰了碰催時景的鼻子、嘴、眼睛。

“阿景,也許這一次分開,我們就再也見不到麵了。其實我真的很喜歡很喜歡你,隻是我配不上你……如果可以,我們下輩子在一起好不好?”

蕭辭說到這忍不住笑了,心裡一動垂眸用尾指勾了勾催時景的尾指:“你不說話,那我們拉勾,拉了勾你就不許反悔了!”

自己的女人跟自己親弟弟許下來生之約,屈辱簡直是奇恥大辱……催寄懷雙眼瞪大,恨不得將蕭辭拆骨入腹。不過催寄懷一向是不達目的不罷休之人,縱使他再生氣,也忍不住了。

蕭辭跟催時景說完體己話,才起身重新打開房門將魯戰放了進來。

“魯將軍,可以了!”蕭辭開口。

“好好好,來人立即將催公子抬上馬車。”魯戰大聲吩咐。

不想他都能猜到,蕭辭在房間裡是跟催時景說了一些曖昧話語。他真怕催寄懷聽到,萬一時控製不住,所以越快離開越好。

催寄懷是控製住了,可等大家將催時景抬離房間,蕭辭跟著魯戰剛出門,房間裡就傳來了巨響。

“是什麼聲音?”蕭辭回頭。

“能有什麼聲音,大概是野貓闖進房間了!”魯戰也往身後看了眼,隨假裝不耐煩的推著蕭辭往前走。

“好了,蕭大夫。你不是要送催公子等太陽落山了,就不好走了。現在天氣還冷,早出發早安心!”

蕭辭想了想,也覺得魯戰說得有道理,就冇有再探究。何況她隻身一人,就算究竟出了什麼,也不能奈魯戰如何,還不如靜靜等待。

等待汐兒姐姐派人過來支援就好了!

目送蕭辭離開後,魯戰就匆匆返回了房間。

在房間裡他隻發現了破碎的屏風,催寄懷已經不見人影。

“走了!”魯戰搓了搓手。

蕭辭一直送著催時景的馬車出了鎮口,才停下腳步。

看著一隊人馬徹底消失在視線範圍,蕭辭感覺自己的心空了一半,她撫摸心臟位置,略失落地垂著腦袋往前走。

在經過一個巷口的時候,突然有人在身後對著她動手。

蕭辭剛想反抗,就聞到一股奇怪的味道。

她意識到有問題,抬手去捂住自己鼻子,可那股味道還是太快已經鑽進鼻腔,在她的身體裡起了作用。

蕭辭倒地失去意識時,隻看到了一雙黑色的靴子。

是誰?

是催時景所說,那個在幕後攪動風雲的人嗎?

蕭辭忍不住的想。

-就是什麼地道:“我現在就把臉遮起來,借你的手帕一用。”說著,就來翻林雲汐衣袖,瞧那模樣,是認真的。當著西夏使臣的麵,真把臉蒙起來,不用多想,都能猜出事後陳帝會如何責備楚宴曄。w.xsz㈧.йêt玩歸玩,鬨歸鬨,不能拿正事開玩笑,林雲汐一把打開楚宴曄的手。林雲汐楚宴曄的動靜鬨得並不大,離得遠的人看不清楚,可玄明緊貼著楚宴曄而站,卻是不想看清楚都難。突然覺得牙疼,這也太甜了。誰能想到,平日氣場強大令人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