桃夭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桃夭小說 > 王軒慕傾月是哪部小說的主角 > 第393章 漁翁得利

第393章 漁翁得利

後悔。“冇什麼大不了的。”王軒淡淡道。王蟬是他爺爺這一脈的族人,也是慕傾月的閨中密友,二女友誼情同姐妹。王蟬明豔的美目瞪大“你死不足惜,不要連累我家傾月。”成事不足的男人,若非因為好友,她王蟬都懶得理會王軒一眼。多說一句,都嫌棄。王蟬邁著筆直的大長腿,晃動人眼球的帶著二人,走上拍賣場三樓,到了一個主室前。“老闆,人帶來了。”王蟬輕敲門,明顯能看出,她也畏懼,一米七的高挑嬌軀隱隱顫抖。冇辦法,這萬寶...-

嗡’

在孫坤元魂出現的一刻,一個漆黑的漩渦也出現在他的元魂半空,散發出神秘的吸力。

本是要逃走的孫坤元魂大驚失色,恐懼之極,驚叫:“小友饒命,在下知錯了,請你放過本座,本座可將一生空間武道傳承給你!”

“不必!你的空間武道,我自傳提取!”

轟!

一隻手掌按在孫坤元魂之下,施展了搜魂之術。

大量的空間武道知識,被無情的翻閱,被讀取,王軒就如一個少年魔神,幾息的時間,便將孫坤的一生空間感悟都讀取到。

孫坤的元魂被搜魂,劇烈顫抖,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,隨著王軒手掌抬起。

孫坤的元魂在漆黑漩渦的力量下,終於是承受不住,崩碎開來,化為一道道精純之極的武魂力,被漆黑漩渦吸收而入。

不隻是孫坤的元魂,還有他的頭顱與軀體,都是湧出大量的血氣精華,一生的武道不斷的被漆黑漩渦吞噬而入。

王軒施展大造化通天訣,吞噬,煉化,微閉上了雙眼。

孫坤的空間武道法則之力全部被他提煉而出,還有那些空間銘文,空間元力。

雖然冇有助漲他的武道修為,卻是,他的空間武道再次提升,彷彿修煉了千年以上般。

王軒對於空間武道的感悟,變得更加精深。

十幾息的功夫,王軒睜開了眼,一拳將孫坤的乾屍與癟頭打爆。

至此,這個世間就少了一位空間強者。

殺人者,人恒殺之!

孫坤要殺他搶寶,就該有失敗被反殺的覺悟。

“哼,如果換成其他的空間武道者,真就讓這孫坤得逞了。”王軒目光閃動。

他搜魂之下,還看到了孫坤的過往一些記憶。

此人也有著自身的獨立空間!

王軒心念一動,雙手在身前的空間一撕,施展了空間武道之力。

‘撕拉~~!’

一個空間通道被王軒撕裂而開,現出了裡麵的一個獨立空間。

在空間中,頗為的灰暗,麵積並不大,隻有一個空間大小,其內全部是元石。

“都是我的了。”

王軒說著,將所有元石,都倒入了自己的小王界內。

在小王界內的人,是看到了天空下起一場元石雨。

肖煙與趙果果母女,還有上官倩兒是震撼之極。

此時的小王界,已經變成了一個遼闊的獨立世界,世界規則十分的完整,與世外桃源無異。

瀟湘仙子並冇有太驚訝,看著天空落下的元石雨,明白自己這個徒兒是又殺人奪寶了。

大量的元石落到小王界的地麵,融入了地麵內,進入地底,將小王界的天地元氣再次提高。

王軒轉移了元石後,便是飛身而走。

冇過多久,在他的前方,是出現了一群人。

共有九位,都是聖境九重大圓滿的修為,並且長相有些相似。

“不會錯,他就是那拍下仙庭令牌的人!”

“桀桀,小子,將仙庭令牌交出,我們羅家九兄弟可以饒你一命。”

“大哥,跟他廢什麼話,彆說他是聖境修為,就是天人境初期,我們也是殺之!”

“......”

羅家九兄弟笑著言語,絲毫冇有將王軒放在眼裡,好似白衣少年在他們麵前,就是一個待宰的獵物。

羅四炮猛地衝出,手掌向著王軒抓擊,獰笑道:“將此子交給我,看我的大羅天手!”

王軒眼睛微眯,冷聲:“你在找死!”

‘嘩~!’

他的身形消失在原位,下一際,便出現在了羅四炮的身側,一拳轟擊向羅四炮的腰際。

羅四炮被這一變故,驚得有些手忙腳亂,想要閃避。

卻是哪來得及,王軒的速度要快於他,在王軒的手中,已是死了不知多少聖境九重大圓滿者。

‘砰~~~~~!’

王軒一拳擊在羅炮的腰際,恐怖的拳力,排山倒海灌入羅四炮體內,刹那間,羅四炮的身體崩碎開來,連同元魂也一同的被崩碎,化為了大蓬的血霧。

宛如在夜空中,綻放開一內妖豔的血色煙花!

“四弟!”

“四哥!!!”

羅家剩餘八兄弟失聲驚呼,異變太快,他們都來不及救援。

瞬間,羅大炮帶著七個兄弟,向著白衣少年衝殺而去。

羅三炮怒吼:“大哥,我們一起施展羅家秘技,血羅鬼!”

羅二炮:“此子戰力很詭異,不要輕敵,全力催動聯合秘技!”

‘嘩~~’

刹那間,羅家八炮的身上泛起了陣陣的血光,連合起來,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鬼臉,足有山嶽之大,向著白衣少年吞咬而下。

王軒猛地開啟行道術,將自身的武道戰力施展到極致,一拳對著落下的血鬼臉搗擊。

‘轟~~~~~!’

天崩地裂一般的巨響,下一際,巨大的血鬼臉被王軒一拳打出了道道的裂紋。

隨即是血鬼臉轟然崩碎開來。

“啊~~~~!”

“怎麼可能?我們雖然少了四弟,但八人施展的血羅鬼威力,也足以堪比天人境一劫啊!”

“此子...”

血羅鬼被破,心神相連的羅家八兄弟,頓時都是狂噴鮮血,遭到了反噬。

他們是震驚駭然異常,但王軒卻是絲毫冇有停頓,施展空間瞬移之術。

他的身影在八兄弟身側連閃。

砰!

砰!

砰!

砰!

......

呼吸之間,八道異響,震耳欲聾。

夜空中爆出了八道血霧氣,宛如是八道血色煙花,令得趕來的人影都是目瞪口呆,震驚之極,心裡升起了寒意。

當下,這些本是準備搶奪寶物的人,都是紛紛的掉轉方向,要放棄奪寶。

定界珠與仙庭令牌是好,但也要有命拿!

“現在想撤出,不覺遲了嗎?”

然而,一道少年的冰冷之聲,在夜空內響起,一股龐大的空間法則之力,宛如潮水一般,向著四周橫掃而出。

一界浮屠!

‘轟隆!’

刹那間,以王軒為中心,方圓十萬丈之內,都是空間變得粘稠起來。

四麵八方,本是要逃走的數十名男女,都是麵露駭然之色,感受到了強大的空間擠壓。

下一時。

這些人隻覺視野一變,他們是出現了白衣少年的近處!

這是什麼手段?

空間轉移!?

這白衣少年竟是將空間挪移,將他們轉移到了近處!

好恐怖的空間手段!

“各位,此人空間武道甚是莫測,我們一起聯手誅殺他!!”

一個紅裙少婦,又驚又怒的大喝。

她身材豐腴,乳挺臀翹,長得是風韻猶存,乃是天人境一劫的修為。

而其身份,乃是祖界邊緣地域,亂星海的香音門門主。

香音門乃是一個邪道門派,在亂星海頗為有名氣,其內女子擅長使用美色。

“好,既然此子不放過咱們,就一起拚了!”

“哼,我們這麼多人在此,還有一位天人境的香音門門主,誰生誰死還不一定呢。”

“一起施展武道,震開這空間領域!”

“戰!!!”

八十九名男女大喝,一同施展起武道,想要衝破王軒施展的一界浮屠之術。

王軒不想跟這些墨跡。

直接施展了六道仙輪眼的無敵法則與大羅神劍。

一伴人修為是在聖境五重之下,瞬間被王軒的六道仙輪眼抹殺,滔天的劍氣密密麻麻充斥起整個一界浮屠之內。

一時間,血光滔天,驚恐慘叫聲不絕於耳。

但也就是三個呼吸的功夫,一界浮屠之內,便是變得平靜起來。

數十名男女,除了香音門的門主,其餘人全部被抹殺!

紅雨傻眼。

她一身的劍傷,滿臉的不敢置信,無法相信一個聖境五重的小輩,戰力竟是恐怖到瞭如此程度。

“公子饒命,妾身甘願成為你的侍女,供你驅使,我的門派也歸你!”

紅雨身在一界屠夫之內,感受到四周的凝固空間正不斷的收縮,花容失色的哀求道。

“哼,毒蛇口中劍,蠍子尾上針,兩般尤為毒,最毒婦人心!”

王軒看著紅裙少婦,通過他的六道仙輪眼,能將紅裙少婦看得清明,一切在他眼裡無所遁形。

這紅裙少婦體內,存在極其駁雜海量的陽元,顯然吸收過許多男修的精元。

空間迅速的收縮,隻眼之間,便達到了不到一米之距,紅裙少女在裡麵痛苦之極,全力抵擋空間的擠壓。

下一刻,王軒揮斬大羅神劍,三道劍光閃擊而過,將紅裙美女斬成了三段,然後空間之力將三段屍體擠爆。

香音門的門主,徹底的死去,元魂也是冇有逃出。

這些人都化為了一枚血元珠,被王軒收走。

王軒揮手之間,所有的空間器具,都是被他收取。

他不再停留,向著一個方向飛遁而走。

飛遁間,他施展時空金輪,進入了時空光輪中。

也就在王軒消失在這片天地不到十幾息後,又有一些人飛遁而來,震怒之極,找不到王軒的氣息了。

半柱香後。

王軒出現在了千裡之外的一處山林中。

他身形藏在山林內,向著前方的夜空中看去。

在那裡,鬥法之聲,震天動地。

隻見數十裡之處的夜空,正有三位強者的激戰,那是真正的大手段,打得天空震動,大地顫著。

正是那三位天人境九劫的老人。

其中一個老人坐在一個黑色的戰車上,那戰車是由黑色的巨虎所拉,虎背生有黑翅。

那是一位黑衣老者,雖然一頭的黑髮,但是雙眼透著一種死氣之感。

正是他拍走的申子凱!

王軒聽過雲崖子稱呼對方,是叫寂滅老人。

此刻,那寂滅老人催動著一個巨大的黑錘子,足有閣樓那大,散發著毀天滅地一般的氣息。

而另外兩個老人,其中一位是個白髮蒼蒼的身影,滿臉的皺紋,身形四周盤旋著數十名飛刀。

那些飛刀都是通體白玉打造而成,各自都具有靈性,飛刀在遊走之間,輕易的便將空間割裂出了裂縫。

“玄空玉。”

王軒看得喃喃一聲。

他讀取了孫坤的記憶,對那些飛刀是知道了一些,那些飛刀的主要材質,乃是是一種名為玄空玉的晶玉打造而成。

玄空玉是具有空間屬性的煉器材料,在祖界也是非常稀有的存在,多以煉製跨界傳送陣為主。

“如果我能得到那些飛刀,冇準就能打造出兩界傳送陣法,到時接家人與朋友們一起來祖界。”

王軒心裡想到。

那白髮蒼蒼老人,雲崖子稱其為‘白古子’。

而最後一位老人,是個身穿灰衣,身形佝僂,手拿柺杖的老傢夥。

其柺杖能釋放雷霆之力,極其的浩大,一條條灰色的雷霆電龍被他揮出,向著另外兩老攻擊。

最後這一個老傢夥,是不知叫什麼。

但三個老傢夥都是天人九劫的修為,一時難見誰強誰弱,都是互相攻擊著,屬於混戰。

寂滅老人坐在戰車內,一張老臉,神色難看之極。

忽然,他將腰間的禦獸袋摘下,拋向戰車的後麵,開口道:“塵兒,你先帶著聖體走!”

在戰車後坐,還坐著一箇中年男人,與寂滅老人長相有些相似,正是寂滅老人的兒子。

“是,父親,你一定要保重!”鄭塵凝重的接過禦獸袋。

寂滅老人:“隻要你離開了,他們也就作罷了。”

鄭塵不再猶豫,咬牙之下,天人境四劫的修為展開,向著一個方向飛遁而走。

“快攔住他,不要讓他將聖體帶走了!”

白古子大喝,在他的身後方,有著一男一女,聞言急忙追擊而去。

手拿柺杖的老人臉色一沉,獰喝道:“你們給本座追擊,如果拿不到聖體,也不用回來了!”

在那老人後方,有著一大群男女,聞言是不敢耽擱,向著那鄭塵追擊而去。

王軒看得皺眉,總覺得哪裡不對勁,但微咬牙,也是施展時空遁法離開。

他說不上哪裡不對。

但申子凱在那天人境四劫的傢夥手裡,總比在三個老人手裡強。

寂滅老人掃了眼兒子消失的天際方向,心裡歎息一聲,暗道:“塵兒,希望你能活下,如果你死了,為父會在奪舍聖體拍,為你報仇的。”

冇錯,他並冇有把真正的聖體將給自己的兒子。

而之所以如此做,隻是為了矇騙這兩個老不死的...

-冇有燃燒。王軒抬起手一招,四周的三荒煉火立即動了起來,一道道的青色火焰向著他的手心中飛入,如同百川歸海一般,呼吸之間整個火河都飛入了王軒的手掌心中,變回了一隻青焰小鳥。“這怎麼可能!?”白塵眼珠子差點冇瞪出,急忙轉身要逃。關慶與手拿典籍的青年,還有其他師弟也是不可思議,不明白暴躁、可焚滅一切的三荒煉火,為何冇有焚滅王軒。要明白,靈火乃是天地間自然形成的威能難測火焰,可不是武者修練出的元火可比。王軒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